高碑店财经网

当前位置:

春晓和吕生下

2019/11/09 来源:高碑店财经网

导读

很多事情,我以为不说出来就可以这样不知不觉的过去。就像是迷缺的月牙,熔化的雪花,枯萎的柳枝,干瘪的荷叶。可对心里撒满了秘密的人来讲,

春晓和吕生下

很多事情,我以为不说出来就可以这样不知不觉的过去。

就像是迷缺的月牙,熔化的雪花,枯萎的柳枝,干瘪的荷叶。

可对心里撒满了秘密的人来讲,永远是一种不可预感的摆脱,恍如只有那样才能拔去扎在五脏内腑的细刺。

第一句话总是那末难写, 做最后一个决定总是那么难下。

昨日的叹息仿佛依然清晰的回荡在耳边。

我应当不是一个向往生活的人,不会被世俗的电视剧情所感染,也不会被歌词歌儿熏陶。

我这样一个缱绻在影子里的人却又恰恰如此的渴望生活渴望爱情。

而我具有的却是骨瘦如柴没有光环的生活,除虚设在泡影里的衣食住行。

不知道我在N城寄给你的明信片是否是还能在原来的地址被你收到。

虽然留的还是你已经换掉的电话号码,写的还是你原来的昵称。

我想对于你,我应当是怀着应有的愧疚和赊欠的吧,包括友谊和爱情。

一直没有勇气的我只能在若干年以后,才敢把那件事好好陈述,我曾也想过要逃避要忘记,可是事到如今连时间都无能无力。

他生之年,不如就到这里吧

“你告诉我,求求你告诉我她在哪里?”你像是发疯一样的抓着我的手段,眼神里有一种异常的颜色。

“她,她被她爸妈带回老家了,还说...说...不再让她见到你。”我不安的扯了扯衣角,吞吞吐吐的说到。

你眼神里先是燃起了一股渴望接着就散去了光芒,满脸只剩下失望和无奈,看着你无力的瘫靠在墙角,我的心也随着隐隐作痛。

“春晓,不是你想的那样的,绝...绝对不是。他们只是....”说着这样连我自己都不太相信的话,实在是编不下去了。

我仰躺在酒店的床上,任你野兽般咆哮的扯去我身上的衣服。

被你随手扔下的衣服裤子碰得地上的啤酒罐发出“叮,叮”的响声,在这已深夜的时分让人听起来很是脆耳。

转眼间,我只剩下身紧贴的蕾丝内裤。你埋头在我的脖子后颈发疯一样的亲吻,我小心翼翼的克制着被你渐渐点燃的欲火,想要推开你双手却不由自主的抱紧你,好让胸部的柔软与你贴的更紧一些。

你像是饥渴的山羊一样,舔遍我身上每处肌肤,点落之处不由出现一阵阵潮红。

我开始莫名的颤抖,身子偶尔抽搐一般的扭动想要从你怀中逃开,双手也不停在你的后背来回抚游。这恍如更加刺激了你的荷尔蒙分泌和征服欲,你闷哼一声,双手间也加大了些许力度有些粗鲁的褪去了我身上仅剩的内裤。

我感觉到你的鼻息1声比1声粗重浓厚,呼吸也逐步快了起来, 听起来有一种最纯洁的野兽气息。

第二天醒来,你已经穿好衣服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像是在思考着什么。

我拉了拉被子的一角好裹住身上的重点部位,听凭光白的胳膊和双腿袒露在空气中,只有脖颈上的红印还陈述着昨晚是一个不太一样的夜晚。

地上没有了零乱的啤酒罐,昨晚被你乱扔乱抛一通的衣物也被你叠整齐放好在一旁,被你粗鲁撕破的丝袜正不甘宁愿的躺在垃圾桶的一角。

“咳咳...昨晚,昨晚对不起,弄坏了你的丝袜...我会重新买一双给你。”你说着说着像是要掩盖甚么一般的刮了刮鼻尖。

“你,你...为何要骗我?”你冷冷地问道,我从你的脸上看不到一丝表情的变化。

“由于我喜欢你,不!因为我爱你。”我双眼狠狠的看着你,没有丝毫让步的意思。

你随手摸出口袋里的烟盒,给自己点上了一根,却没有继续说话,只是转身渐渐的离去。

“两年了,你找了她两年,我也陪你找了她两年。如今,你找到了又怎么样。她失忆了,不记得你了,她自己一个人过的好好的。可是我呢,把我的一切一切都给了你,包括我的身体。”我冲着你的背影歇斯底里的咆哮道。

在听到我最后1句的时候,你的身影停了下来。

“是我对不起你,和吕生没有什么关系。吕生,是你的朋友,你的朋友。”你抬起头吐了两个连起来的烟圈,头也没回的说道。

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只是嘴里哭泣着,“可是我爱你...我爱你啊”

“我走了,不要再找我。”

一阵风吹过来,看着你两年来渐渐单薄的背影,像是能被吹倒一样。

你的背影渐渐远去,带走了我们的回想和过去,还有我们那份说不清楚也见不得光的爱情。

往事如风,时间都去哪儿了

“孩子,我知道你是吕生的好朋友,想必你也希望吕生幸福吧。”吕生的爸妈坐在桌子的对面,仿佛满是期待的望着我。

“啊,是。不知道叔叔阿姨是什么意思?”我搅了搅手里的咖啡胡乱的应道,都没来得及欣赏今天拉的花是不是是跟之前一样好看。

阿姨把身子往前探了探,离的我又近了几分,很是认真的说道,“吕生呢,这次车祸也不知道是福是祸,医生说她大脑遭到很严重的撞击,致使记忆丧失,醒来估计连我们都不会认得了,她跟春晓的事儿呢,我们也知道。现在都这样子了,我不希望吕生跟他再有任何的联系,所有的一切一切都断掉。”

说完这些,阿姨对身边的叔叔使了使颜色,叔叔才急忙拿出一个鼓鼓的信封。

阿姨接过叔叔手里的信封然后放在我的眼前,然后翘起一只腿对我说道。“我知道你喜欢春晓,想必你也很想跟他在一起。这十万块钱阿姨没有别的意思,就当阿姨给你的见面礼,拿去买点漂亮衣服什么的。”

吕生的爸妈走了之后,我一个人坐着桌子前想了很久很久,直到咖啡凉了,窗外的霓虹灯又亮起来了。

吕生开始好起来了,我每隔一个月都去看她,她也渐渐对我熟习起来。

医生说她恢复的很好,除之前的记忆丧失了以外,没有任何其他的后遗症,随时都可以出院。

吕生的爸妈把她安排到一个新的地方,她开始学习生活中的一切,开始具有一个全新的生活。

她仍然那末优秀,笑起来仍然那么简单好看。有时候我都在想如果换做是我,我也会喜欢上她的。

我告知春晓,吕生被她爸妈带到了另外一个城市,固然告知他的并不是吕生现在的城市。

那只是我胡诌的一个城市,目的只是为了不让他见到吕生, 让他永久留在我的身边。

春晓去到那个他以为吕生在的城市。当过快递员,去饭店打杂洗过碗拖过地,去工地上扛过沙包挖过池......

所有他能干不能干的他都干了,只是为了在那个城市见到吕生。

他从未放弃过找寻的动机,在寻觅的进程中他也不复当年诗人的气味。

他常常是满脸胡渣的形象,嘴里也只剩下了1句:“春深似海,晓之以情履之以爱。 ”

大抵是由于常常干体力活的缘由,他身体并没有因此而硬朗起来,而是越发的瘦弱和单薄。

在那1晚以后,经常以泡面咸菜馒头度日的他,也谢绝我给他的一切钱和东西,我只好坚持周末去帮他整理下屋子洗洗他脏衣服脏袜子,对这些,他倒是也没有特别谢绝,于是便默许了。

在后来的有一天,或许是我一直以来对他的好感动了他。

他开始渐渐接受了我,开始也对我笑,偶尔也和我一起打闹,我们也再具有过很多个之前那样疯狂的夜晚。

不过他始终没有忘记问我有没有吕生的消息。

上天有时候就是这样玩弄于人,他恰恰就知道了这一切的一切,包括为什么他一直都找不到吕生。

吕生,恢复记忆了。可是,他们却分开了。

可是,我却再也找不到他们了,再也找不回来他们。

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也不后悔自己做了什么。

如今我已然是白发苍苍,藏在心里半生的话,终于是说了出来。

春晓,我知道你回到K城过的很好,娶了媳妇生了娃。

吕生,N城依然热的不像话,你过的还好吗?

春晓和吕生下

饭九米

唯饭与爱可取暖。

关注

春晓和吕生下

印度神油防伪查询

加工西地那非原料

西地那非枸橼酸

标签